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 接人

    古钟拖着曲江踉踉跄跄走出深巷,他们来的时候身上揣了一千多快,但出去的时候又变得一文不名了。

    “你到底怎么了?”古钟站在车水马龙的街边,问曲江道。

    曲江使劲嘬了几口烟,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啐口唾沫说:“别怕,金老大那边给咱安排了一个活儿,走一趟三千块钱。还有,高利贷那边,金老大去跟他们谈了,据说已经帮咱们摆平了。”

    “我不是问你钱的事儿,你为什么打人?”

    曲江不搭理他,公交车开了过来,他刷卡上车,古钟也急忙跟上去。

    “为什么打女人?”

    车上挤满了人,古钟不好意思,只好压低声音问。

    “反正都是玩儿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有什么好问的。”曲江冷淡地说。

    “那可是人,而且是一个年轻女人,不是玩具。”

    曲江突然转过头看向他,那目光让人觉得阵阵寒冷。

    “别忘了,上次在金凤凰,我也被女人当作玩具来着。”曲江没有抬高音调,但那声音足以穿透古钟的心脏,古钟不禁浑身战栗了一下。

    他还能说什么?金凤凰那次要是没有曲江为他挡刀,说不定他真的就要粉身碎骨了。

    两人坐着公交车,一路无言。下车的时候,他们一前一后朝学校门口走去,曲江回过头看看古钟说:“后天晚上,咱们去帮金老大接个人。”

    “什么人?”古钟问。

    “谁知道?”曲江毫不在意地说。

    古钟一早起来就去找曲江,谁知道他并不在宿舍里。

    “六点就出去了。”曲江室友说,“哎,你昨晚怎么没睡这边儿来?”

    曲江寝室有个室友在外头租了房子,所以一般没事的话,古钟总是住他那个床位,这样他跟曲江聊天方便。他们两个人同吃同住,同出同入,已经习惯了。

    但从那条巷子回来后,古钟说不出为什么,他开始对曲江有所顾忌了。

    金凤凰那天晚上,曲江已经被完全改变了。

    古钟想把他“挽救”回来,但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躺在自己屋里,整整想了一天一夜。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给曲江发个消息。

    “你在哪儿?”他问。

    不多久,曲江就发回来一条语音。

    “我在城东,慈沽这边,你也过来吧,晚上那个活儿提前了。”

    古钟简单回了句“好的”,然后赶紧往门外走去。

    “你们俩最近在捣鼓什么?不是浑身是伤,就是鬼鬼祟祟的。不会加入了什么暴力团伙吧?”曲江的室友问道。

    古钟顾不上回话,他噔噔噔跑下楼梯,朝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跑去。

    他转了三趟车,直到下午一点半才来到约定的地点。曲江正坐在已在风吹雨打后变得色彩萧索的广告牌前等他。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工装马甲,还拎着一个粗布背包。

    “这衣服哪里来的?”古钟莫名其妙地问。

    “别问那么多,今天咱们是工厂工人。”曲江从背包里拎出一件同样的背马甲丢给他。

    古钟穿上马甲,没有再问。

    他们之前也做过种种事情,装过各种身份,比如装顾客在网红店前排队,装小弟去帮团伙站台等等。

    不过这次,去的地方有些不一样。曲江带着他坐一趟公车来到友成附近的汽车北站,两人坐上了去平照县的短途客车。

    “去平照干什么?”古钟问。

    “接一个人。”汽车摇摇晃晃,曲江打着呵欠说。

    汽车开出市区,开上高速,一个半小时候后便到达了平照汽车站。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半钟,古钟连早饭都没吃,饿得肚子咕噜噜直叫。

    “别急,马上就有吃的了。”曲江安慰他说。

    他们沿着汽车站前的马路走了一半,曲江拿出手机来,对着一家挂着黑乎乎招牌的小馆子看看说:“到了。”

    “咱们去干吗?”古钟还是不放心。

    “接人。记住,你要把自己说成是魏阳电子管厂的工人,千万不要说穿了。”曲江叮嘱他。

    “行。”古钟一口答应。

    两人推开饭馆的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最里头一张桌子上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长得鸡枯狗瘦,那女孩倒是岁数不大,看上去水灵灵的。

    男人看见他们走进来,急忙朝这边摇手。

    曲江走过去,饭桌上没有点菜,只摆着两个茶杯,杯子里盛的是白开水。

    “你好,你好!”男人起身介绍说,“这俩都是表哥原来同事,是电子管厂的工友。”

    曲江笑着跟那个女孩打招呼:“小洛是吧?常听大哥说起你。我姓曲,他姓古。放心,我和小古看上去年轻,但很早就来魏阳了。以后你在厂子里干活,有谁欺负你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出头。”

    女孩急忙也站起来,朝他们使劲鞠了一躬说:“以后就靠两位大哥照顾了!”

    古钟尴尬地站在曲江身边,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曲江看看空空如也的桌上笑了。

    “还没吃饭吧?服务员,菜单!”

    那个表哥急忙摆手:“老曲,怎么能让你破费!”

    “给小洛接个风,又破费什么呢!”曲江爽朗地笑着,那样子真像是跟男人相熟多年似的。

    服务员拿来菜单,曲江点了几个硬菜,男人大概是饿了,他举着饭碗,风卷残云似的吃着。女孩可能还有些不好意思,她拿着筷子,只夹眼前盘子里的菜吃。

    古钟也饿,幸亏曲江早早给他点了两张肉饼,还叮嘱服务员要先上。三块肉饼落腹之后,他的肚子才不再抗议,身上也暖和起来,更主要的是他脑子也开始清醒起来。

    “咱们哪来的请客吃饭的钱?”他偷偷问曲江。

    “经费。”曲江低声说。

    经费就是委托人给的办事的钱,古钟点点头,也不多问。几个人吃得差不多了,曲江起身装作去厕所,然后去服务台结了账。就在这时候,那个男人也跟着站起来,装作结账的样子也跑了过去。

    古钟拗着脖子,看着曲江和男人在那里争执着,两人吵了几句,然后又在低头说着什么。

    “大哥,”对面的女孩忽然开口问道,“你在电子管厂是做什么工作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