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 农夫与蛇

    因为有语言障碍,所以乌兰别克也没有多问,更没有多想。

    库尔浪是个偏僻的地方,一年到头也不见人来,警方的通缉令也不可能送到这里,这也是乌兰别克从来没将此事告诉他人的原因。

    他只记得那两人吃喝之后,就靠在院子里的驴棚子里睡了一晚。乌兰别克叫他们进屋,但他们使劲摆手拒绝。

    第二天一大早,等乌兰别克起床之后,发现两个人已经不声不响走了,他们还顺走了乌兰别克的一袋烤馕和一桶水,这让放牧的老人十分气愤。

    他爬到附近的一处达坂,四处张望,寻思着这俩人要是刚走,一定要追上去阻止他们。

    他确实望见了他们的踪迹,不过两个人已经变成了茫茫荒滩上的两个小黑点,他们沿着山麓往东而去,看方向应该是朝着和田去了。

    要不是这两个人偷了吃的,乌兰别克根本记不住这件事。他觉得自己接济了路人,却被路人偷了,这简直是农夫与蛇的故事。

    后来,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亲戚,亲戚又告诉了自己的亲朋好友,直到传到一个在皮山县局工作的辅警,他印象中省厅曾经发了这样一个通缉令,听乌兰别克的描述,跟逃走闻牧山夫妇很是相像。

    他于是找到乌兰别克,不过这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

    乌兰别克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这是一个好心没有好报的故事。老人没有接触过什么外人,所以他讲得情绪激动,气愤填膺,末了,他还诅咒了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人必遭恶报。

    辅警询问乌兰别克两个人的相貌。

    这个满脸沧桑的老人想想,说“看不清,他们遮遮掩掩的。怕见到阳光的人,心里必定有黑暗,我早就应该想到啊。”

    他顿了顿,忽然脸色变了。

    “有一件事,不知道讲出来是不是恰当。”

    “什么事呢?”

    “那个女人,我总觉得她有些怪。”乌兰别克老人讲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他突然莫名其妙地左右扭动着脑袋。

    “你会转头吧?转得最厉害的时候,也只能把下巴抵到肩膀吧?”

    辅警笑了“难道还能转到背后去?”

    乌兰别克老人咧咧嘴“我就看到过,那女人把脸转到了背后,就像这样似的。”

    他拿起身边一个喷壶,咔嚓一下就把喷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

    华鬘回头看我“闻廷绪跟你说过,他妈妈有这种特异功能吗?”

    “没有,绝对没有——起码,她儿子没有。我跟老闻同学这么多年,他的脑袋绝对是正常的!”

    蒜队长不愧是个老刑警,他一听我说这话,脸色都变了。

    “怎么?小言同志,你跟那孩子是同学?!”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蒜大叔,我还没来得及把这层关系告诉你……”

    “啊……”蒜队长长出一口气,“那孩子,现在还好吗?他没有怪我吧,毕竟他父亲的案子是我经手的,他父亲的罪名也跟我有关系……”

    “他很好,您不用担心,他虽然怀疑自己父母无罪,也希望能调查清楚这件事,但他从来没有说过您半个‘不’字。”

    “那就好。”蒜队长不知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

    当初考古队案发的时候,他肯定见过闻廷绪吧?那个年纪小但聪明独立的孩子,肯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

    那时候的闻廷绪,在不知不觉中,在异地他乡里,在莫名其妙下就变成了孤儿,而且他的父母还背上了巨大的罪孽和骂名,我没办法忖度他幼小心灵受到的创伤,也没办法体会别人当时看他的目光。

    总之从那以后,他的性格应该被彻底改变了,上大学的日子里,他总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而且与周围的人相处得极为拧巴。

    而几年之后,当他从国外回来,他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言谈得体,情商颇高,举止投足之间风度翩翩,为人处世也游刃有余。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难道是那个开酒吧的小美女聂晴吗——只记得他跟我说过,在国外时,他跟聂晴家来往很近,照理来说,依他的性格,是很难跟人靠近的。

    想到聂晴,想到红莲酒吧,我忽然又想到一件沈喻嘱托的事。

    沈喻跟我说过“背锅侠”的事,她曾经找到过魏阳公安局技术中心,她有个叫向尉龙的同学在那里工作。向尉龙告诉她,从那具背锅侠尸体的祖源基因来看,他似乎跟塔塔尔族有一定关系,而且,他还患有一种名叫纳尔格利综合征的怪病。

    “蒜大叔,咱们叶城有塔塔尔族吗?”

    蒜队长想了半天,说“常住居民应该很少。不过,这几年人口流动大,可能会有吧。塔塔尔族本来就不多,好像都分布在乌鲁木齐、昌吉那边。”

    “对,按人口普查来说,全国只有三四千人。”

    “我想起来了,叶城县属于喀什地区,同在一个地区的莎车县有个白什坎特镇,那里好像有个塔塔尔村。”

    “那里这些年有过失踪村民的事件吗?”

    “这个,毕竟是跨县啊,但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还有,蒜大叔,你认识不认识没有指纹的家族呢?”我又问。

    “没有指纹?”蒜大叔自言自语地说,看他的表情就肯定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偏偏这时候,听到我们讲话的艾则孜又走了过来。

    “你们说的没指纹,是生来就没指纹,还是后天磨掉的?”

    “应该是先天的,基因遗传那种,这种病叫纳尔格利综合征,特别罕见。”我解释说。

    艾则孜坐在沙发对面,激动地说“我们学校就有个这样的孩子!据说就是天生的!”

    “啊?这孩子的家人也这样吗?能见见这个孩子吗?我想要一根这孩子的头发,做一下dna测验可以吗?”

    艾则孜为难地说“今天是七月三号,星期天,学校放假,这孩子的家在乡下,你们能等到明天吗?”

    我回头看看华鬘,忽然想起来她不是沈喻,我需要征求沈喻的意见。

    “我要联系下魏阳局里,看看是不是可以多待一天。”

    蒜队长招呼我们多喝点儿茶,他讲了三个多小时,看样子也有些乏了。而且中午的时候,华鬘在人家大吃大喝,所以我们也不忍心晚饭再叨扰他们。

    我找个借口,说自己和华鬘想看看叶城风貌。蒜队长非要艾则孜带我们去玩。

    “叶城附近有个谜城,就是谜一样的古城,你们可以去看看。”他笑着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