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张沾沾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十三太保横练

    能量:101

    体力:12/13

    力量:5/5

    精神:13/13

    技能:十三太保横练第一层

    五虎刀第四层

    在手掌攥住兽晶的瞬间,唐锐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流猛灌而入,与此同时,在唐锐的心头再次出现了一行字:

    初级沾沾卡已达到合成条件,是否合成?

    合成!当然合成!

    “小子,够爽快的嘛,知道哥以往讨厌你啥吗?就是你太磨叽了!”虎妞上来就是一拳,冲唐锐挤眉弄眼道:“哥们儿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哎玛,爽快,你什么眼神!

    暗暗吐槽的唐锐,刚刚准备说话,一行问他是否进行沾取的字,再次出现在了唐锐的心头。

    这一次,唐锐倒是犹豫了。

    刚刚沾取虎妞的能力失败,如果再继续沾取的话,会不会继续失败呢?

    犹豫了一下,唐锐最终一咬牙,还是选择了沾取。

    虎妞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在生存点的年青一代中,战斗力算是顶尖的那一批。而且上一次沾取失败,那这一次成功的机会,就会比较大。

    随着唐锐选择沾取,他的心头出现了四张红色的卡牌!

    沾取成功,该自己选择了!

    选什么呢?这一刻唐锐的心里本能的有点小激动。

    犹豫了一下,唐锐随手选择了第三张红色的卡牌。随着他的选择,那张卡牌被翻开:

    十三太保横练第五重!

    随着这张卡牌化作漫天的红光消失在唐锐的心头,唐锐只觉得自己通体的肌肤都在收紧不说,而且他还感到自己的肌肉在膨胀,他的筋骨更是充斥着滚滚的热气。

    “咦,你这家伙怎么好像长高了一点,莫非是我眼花了不成?”站在对面的虎妞,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唐锐。

    此时的唐锐还来不及打量自己身上的数值变化,感到自己浑身好像充满了无穷力量的他,一本正经道:“虎妞,大哥!我再隆重的强调一下,咱俩的婚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唐锐,你个怂瓜!我虎妞顶天立地,一言九鼎,明天你下值的时候,就算扛,我也得把你扛进洞房去。”

    “除非,你打败我!”

    丢下这句话,虎妞雄赳赳气昂昂的爬走了。

    看着虎妞离开的身影,唐锐一阵无语。娶了虎妞的滋味想必很酸爽吧?可是击败虎妞,自己能做到吗?

    能量:1

    体力:35/36

    力量:21/21

    精神:16/16

    技能:十三太保横练第五层

    五虎刀第四层

    在生存点,十三太保横练能够修炼到第三层,当个小队长基本上就绰绰有余了。第三层的十三太保横练,基本上就能够达到千斤之力。

    只有一些天赋异禀者,才能够将十三太保横练,修炼到更高的层次!唐锐的老爹唐振山,在最巅峰时期,也只是把十三太保的横练,修炼到第三层而已。

    看着自己身上的技能,唐锐的心慢慢的热了起来!

    因为他现在的实力,意味着他和巅峰时期的老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手持虎咆刀,想法多多的唐锐,最终还是回到了家里。

    和唐锐预想的不一样,在他家那长三米,宽两米,高一米的洞窟中,唐振山没有怒目而视,而是和颜悦色的让他在家里唯一的炕桌旁坐着。

    两只黑瓷大碗摆放在炕桌上,一只碗里满满的都是油腻腻的肥肉,一只碗里放着两大块肉骨头。

    按说刚刚夺舍的唐锐,对于这些简单粗暴的吃食,应该没什么兴趣,可是他的身体却背叛了他的想法。

    唐锐不由得两眼放光!胃在不停的蠕动,口水也不争气的流出来了!

    这可怜的孩子,究竟多长时间没吃肉了!

    “来,陪我喝两杯!”唐振山那仅剩的右手将两只和唐锐拳头差不多的瓷杯从炕桌下拿出来,而后很是小心的,将一只晶亮的玻璃瓶取出来。

    按照本主的记忆,在这定居点中,玻璃很少。

    并不是定居点没有了生产玻璃的能力,而是这种东西做起来费事,而且缺少一些重要的原料,远没有粗瓷大碗用起来舒心。

    用玻璃瓶盛的,都是非同小可的东西。

    本主对这个家熟悉至极,却也不知道自己家中,竟然有玻璃制品。

    而这个玻璃制品唐锐感觉还很熟悉!

    虽然没有了标签,但是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唐锐知道这是自己经常喝的那种二锅头。

    粗暴的用牙齿咬开瓶盖,唐振山将那瓶子里还剩下八成的酒倒进了两只大碗里。

    “瓜怂,我告诉你这个鳖儿子,这可是一千年前的酒!”唐振山一脸的得意:“是你老子当年进入一个千年前的遗迹中找到的。”

    “嘿嘿,当时挖出了十瓶,啧啧,你知道吗?就连掌控者都亲自找我买了两瓶!”

    唐振山脸上有了狡黠的笑意:“当时,虎妞他爹整天像跟屁虫似的黏着我,就是为了喝上咱家的酒!”

    “那个老东西,可真够馋的。”

    唐振山边说边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一副享受的模样。唐锐看着面前的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口喝了下去。

    他很好奇,这酒放了一千年,究竟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呢。

    好像放了一千年,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就在唐锐慢慢品味的时候,唐振山已经抄起一块肉骨头,狼吞虎咽的啃起来。

    对老爹一副饿死鬼的模样,唐锐心里很鄙视,但事实却是,他以更贪婪的状态加入了啃骨头的行列中。

    并不是他想,而是他的肚子,他的胃液让他本能的疯狂了起来。

    “老爹,你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几分钟过去,炕桌上的肉食被两个好汉一扫而光,唐锐好奇的问道。

    “说啥,让老子开解你?瓜怂啊!虎妞在整个定居点都放出话了,明天将你个鳖儿子扛进她屋里,我还说个屁!”

    唐振山两眼一瞪,心满意足的躺在干草上,剔了塞牙的肉丝,看一眼,又爱惜的赶紧塞嘴里。

    唐锐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唐振山,陷入了沉吟。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是本主的认知却让他深切的觉得,这个世界很危险。

    生存点虽然很憋屈,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还有存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出了生存点,又该是什么状况呢?

    自己还能活下来吗?

    或者,真的如罗东远所说,根本就活不过一年呢!

    想入非非之间,唐锐就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在开始入睡前,唐锐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这一觉醒来,希望自己能够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

    这一切,最好都是梦!

    天亮了!

    在浑浊潮湿的空气中醒来,唐锐看着那低矮的洞顶,知道自己依旧生活在一千年后。

    懒得起身的唐锐,首先调出了心头的对话框,就见对话框的各种数据都没有什么变化,特别是能量这一项,依旧只是一个一。

    “走吧,我带你去外勤队!”早就醒了的唐振山,情绪有些低沉:“我已经和老于说了,他会找个不错的师父带带你。”

    “记住,在野外,万事小心!”

    说完这句,唐振山又一本正经道:“当年,老子第一次去野外的时候,你爷爷对我说了一句话,现在,我觉得也该是将这话留给你的时候了。”

    “在野外,我们就是大觉醒前的蚂蚁!”

    唐锐木然的点点头,没有吭声。

    跟随唐振山去外勤队的路上,唐锐觉得通道越来越宽,遇到的人也越来越多。

    看来,这唐振山在生存点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少人都和他主动打招呼。只是交谈几句之后,他们都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唐锐,一副等着好戏开锣的模样。

    “小子,让虎妞把你扛走可不太好,你还是乖乖的跟她吧,那丫头绝对能生一个血脉战士。”

    一个缺少左耳朵,满脸猥亵的男子,拍着唐锐意味深长的笑着道:“人怂也不能承认自己不行!有种你就变主动!”

    对于这些玩笑,唐振山笑眯眯的听着,时不时的还附和几句,一副即使儿子被虎妞扛走也乐见其成的样子。

    很快,唐锐跟着唐振山来到了一个足足有篮球场大小的大厅,这里给唐锐最大的感受,就是终于能让自己站直了。

    “唐锐,听说今天虎妞要将你扛走,嘿嘿,恭喜你了啊!”罗东远一脸贱兮兮的来到唐锐的身边,招摇道:“知道吗?昨天我就成亲了!”

    就在罗东平想卖弄一番的时候,脸上多了一道血痕的于斌从另一个通道走了过来,他朝着唐振山点头道:“老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知道,我们生存点,必须讲规矩。”

    唐振山点头道:“我知道,这怪不得你!”

    罗东平没有和送罗东平的汉子说话,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从这一点,足以看出唐振山和这汉子在定居点中,地位不一样。

    作为队长的于斌,根本就不屑于和那汉子解释什么。

    而那汉子,同样没说话,只是机械的冲于斌示意了一下,就直接离开了。

    “我这个后爹,到底是有多希望我早死呢!”罗东平一脸怨恨的看着那离去的汉子,恨恨不已的说道。

    唐锐看着罗东平,没有吭声。

    “唐锐,罗东平,你们两个跟我走,现在是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带你们去看看太阳!”看了一眼手腕上斑驳的机械手表,于斌喊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