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张沾沾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七四章 扭曲虚空 剑斩第一(第一更)

    在听到沉喝的瞬间,唐锐只是愣了一下!正沉浸在对天海道参悟的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宁长生是谁?

    不过这种愕然,很快就被唐锐反应了过来,他就是宁长生,宁长生就是他。

    有人在要在这长河之前拦截他!

    心神念头闪动,唐锐就看到了那站在长河之前,双手持着一对足足有磨盘大小巨锤的男子。

    “城主,是沈天霸,是无敌太保沈天霸!”吕伯的声音中,明显多了一丝惊慌。

    无敌太保沈天霸,战王榜排名第一,一对风火双锤,不但每一个都足足有万斤之重,更能够借助风火之力,将四周百丈的虚空,化成风火天地。

    在对这位沈天霸的评价中,有人曾大胆预言,他有挑战圣者的实力,甚至至圣榜后面的几位,面对这位沈天霸的时候,都要绕着走。

    作为白玉城主,唐锐和沈天霸这位新晋崛起的强者,并没有什么冤仇。

    “城主,沈天霸修为强横,但是他一般不追逐自己的对手,要不你先忍一忍他,那个,先离开吧。”吕伯在朝着唐锐看了一眼后,低声的提醒道。

    虽然自家少主最近脱胎换骨,但是在吕伯的眼中,自家少主和沈天霸,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唐锐朝着吕伯一笑道“一介莽夫,不必在意。”

    沈天霸的听觉,也是无比的灵敏,而唐锐此时,更是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一听唐锐说自己是莽夫,沈天霸顿时火冒三丈。

    “找死!”

    伴随着一声爆喝,沈天霸直接出锤,赤红色的锤影,带动着无穷的罡气,朝着唐锐和他四周的众人直接砸落而下。

    吕伯等人虽然也算是武者,但是面对沈天霸这等的人物,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在那赤红色的罡气压来的刹那,他们感受到的,就是一座山岳,朝着自己等人重重的砸来。

    在这等情形之下,别说挪动一下身躯,即使想要动弹一下,都无比的艰难。

    甚至连一声绝望的哀嚎,都发不出来。

    就在他们要绝望的时候,一道剑光,划破了虚空,朝着那巨锤迎了上去。

    剑光如线,锤影如山!

    以剑光来抵挡锤影,无疑是以卵击石,可是就在剑光和锤影在虚空中碰撞的瞬间,剑光竟然直接洞破了锤影,朝着那沈天霸的脖颈斩去。

    沈天霸对于自己的攻击,信心满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锐在这种时候,竟然能够对自己造成如此严重的威胁。想要抵挡已经来不及,沈天霸将自己的身躯,犹如球一般的,朝着远处一滚。

    这一滚,瞬间滚出了三丈多远!

    可就算是这样,沈天霸的脸颊上,依然留下了一道伤痕。这让沈天霸无比的愤怒,但是他不知道,之所以他能够从唐锐的一剑之下逃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唐锐要看看他的实力。

    要不然的话,就凭他的修为,唐锐可以一剑将他斩杀。

    “你找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手下留情的沈天霸,就好似疯了一般的朝着唐锐冲了过去,他手中双锤疯狂的挥动,青色的罡风和赤红色的罡风,瞬间交融在一起。

    也就是刹那,四周的天地,就已经化成了被两条青红巨龙包裹的虚空,而唐锐则被这青红巨龙所包裹。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沈天霸的出手,无比的狂暴,有一种要将天地直接撕裂的威势,可是处在风火之中的唐锐,却悠然自得,这等的招式,对他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用处。

    他不出剑则以,只要出剑,则是直指沈天霸的要害,在这种攻击下,沈天霸虽然拼命的出手,但是他每每出手,都伤不了唐锐分毫!

    “你的本事,也就是这么一点嘛!”唐锐说话间,手中长剑轻抖,剑光横空,破开风火巨龙,直指沈天霸的脖颈。

    沈天霸感应到了唐锐的杀机,一时间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疯狂,风火之力在他的身后,瞬间化成了一副甲胄,而他整个人,更好似刹那间长高了两尺。

    而那风火之力,更是将四周数十里的风火法则力量掠夺过来,在他的身前,挡成了一片被青色狂风包裹的巨山。

    这等的情形,让人有一种无论如何都难以攻破之感,但是就在沈天霸完成这一切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到自己的脖颈猛的一疼!

    也就是瞬间,沈天霸发现一柄长剑,已经诡异的从自己的脖颈处刺过。这怎么可能?自己的前方,明明已经被自己用绝招挡的密不透风。

    这剑,怎么会冲破自己的咽喉!

    惊恐之中,沈天霸心里懊悔不已,他还有一步就能够成为圣者,如果成为圣者之后再来面对宁长生,那么最终的结果,绝对不是这样!

    我不该来,我好后悔!

    可惜,沈天霸的心中怨念虽然多,但却改变不了事实,特别是浩荡的力量震碎了他的神念,震碎了他的经脉,震碎了他一切的时候。

    在沈天霸那庞大的身躯犹如金山玉柱一般倒下的时候,吕伯等人这才反应了过来。

    虽然白玉城的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向着唐锐这个白玉城主的,但是他们对于唐锐如此轻易击杀沈天霸,还是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沈天霸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太清楚了,可是现在,这种犹如神人一般的存在,却在他们城主的剑下被斩杀。

    战王榜第一人!

    斩杀了以往的第一,直接登到了战王榜第一!

    “少城主,您……您没事儿吧!”吕伯满是担忧的看着唐锐,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吩咐下去,让人将沈天霸的尸首下葬,不过那对锤,你给我收好了,回头我再仔细看看它。”

    沈天霸的双锤很快就有两名下属给送了过来,同时送过来的还有一本写着风火双龙杀的法门,唐锐拿过那风火双龙杀大概扫了两眼,就扔到了一边。

    对于唐锐来说,这风火双龙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他诛杀沈天霸的一剑,已经超过了天海九剑的范围,乃是天海道的一丝精义。正是运用这一丝精义,唐锐扭曲了沈天霸的防御,让他严密的防守,发挥不了任何的作用。

    “少城主,沈天霸之所以来截杀您,应该是沈家的意思,沈家支持的是三皇子,他们家的族女,更是三皇子的妃子。”吕伯也来到唐锐的近前,恭敬的说道。

    沈家,大晋皇朝第一世家,同样也是排行第一的大势力。家族之中不但有沈天霸这样的存在,而且更有一位至圣榜的前五的存在。

    白玉城全盛时期,倒是可以和沈家争锋,但是从宁长生的老爹消失,白玉城就难以和沈家相提并论。

    “沈家,看来有时间,一定要让他们还我这一笔债。”唐锐看着吕伯,很是随意的道。

    吕伯对于唐锐的敬畏,已经变得越来越多,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坐在马车上的,并不是少城主,而是当年掌控四方的城主大人。

    大晋神都,东宫内院!

    宁霜紧紧的抱着一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孩子,在她的对面,则有一个中年男子慌张的走来走去。

    “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男子身穿明黄色的龙袍,样貌还算英俊,但是却不知是不是忧虑过甚,头发都有一些发白。

    “殿下,他们如果一定要紧揪不放,妾身大不了就是一死!”宁霜突然站起来道“只求殿下看在父子情分上,将泳儿交给他舅舅!”

    中年男子搓手道“还没到那个时候,父皇他……他总不至于不给咱们一条活路。”

    虽然男子说起父皇的时候,神色中充满了恭敬,但是这种恭敬,却是被压制的,实际上男子的目光中,充斥的都是怨毒。

    宁霜朝着中年男子扫了一眼,眼眸中露出了一丝鄙夷,他知道等那位至尊陛下决定下来的时候,自己这位丈夫抵抗的可能性,真的是很小。

    可是自己的罪名,真的是莫须有!

    对神不敬!

    想到这四个字,宁霜就有一种心血发凉的感觉,她在父亲失踪,白玉城颓败的时候,想到过自己好多的结局,但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落的这么一个罪名。

    自己从来都没有对神有半丝的不敬,只不过那万神宫为了支持三皇子上位,打压太子,这才给自己硬扣了一个罪名。

    可是现在,这罪名竟然好似成了真的。

    “让泳儿的舅舅带泳儿回到白玉城,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我不希望泳儿以后,再受到什么磨难。”

    “他舅舅现在也算有些成就,应该能保得住他。”宁霜沉声的道“至于我,殿下不用太担心。”

    就在那太子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侍从快速的冲了过来道“殿下,娘娘,大事不好!宫中下了旨意,要将娘娘您砭为庶人,永不赎罪。”

    那侍从的模样无比的慌张,人在说话间更是差点摔倒在地上。

    随着这禀告,整座宫殿,寂静无声!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网址:https://m.sangwu.org】建议用户输入网址的时候,在网址前面加入【https://】,可以防止被移动网络屏蔽。【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